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pt老虎机注册送体验金>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

推荐网游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

分类:

关键字:豪门权宠第一夫人全集电子书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截图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下载介绍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全文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百度云盘资源。豪门权宠第一夫人作者一叶澜珊,讲述男主是豪门继承人,女主是名媛千金,男主被女主强拉去领了结婚证,之后的生活丰富而有趣。本站提供小说txt全集电子书微盘免费下载

小说简介
墨御,A市首屈一指的顶级豪门继承人,钻石单身汉,刚毅俊美,铁血冷厉。
沈唯一,沈氏集团的千金,名媛圈内声名狼藉的“废物草包”,所有人眼中的不良少女。
初相见,她是被人当场退婚并且把新郎打的半残的新娘。
再相见,只因一句“听说大叔和萝莉更配哦”。
就被人连拉带扯的逮去领了结婚证,从此夜生活过的酸爽无比。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精彩章节阅读
帝尊,A市最大的酒店内,此时正上演着一出闹剧。
  豪华的婚礼现场。
  “妹妹对不起,姐姐和余蔺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姐姐对不起你”女子柔美的脸上全是泪水,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无双。
  沈唯一看着那妆都哭花了的人以及她眼底掩饰不住的得意,有些好笑。
  在看着自己那所谓的未婚夫,正在手忙脚乱的给她那位姐姐擦着眼泪。
  这一幕让沈唯一觉得有点辣眼睛。
  沈无双抬起头看着余蔺,眼里全是泪水,眼角已经有些红肿。
  “余蔺哥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也…不想破坏你们,可……可是我忍不住啊,我真的不能看见你……这样的娶了别人,即使那个人是我妹妹”。
  说的声情并茂,声泪俱下,连沈唯一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楚楚可怜的女子,余蔺觉得自己心有些软。
  继而转过头看着那在一边不但打扮的非主流并且还无动于衷的人。
  心里的愤怒升起,要不是因为她,他为什么会如此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委曲求全。
  要不是因为她,自己的女人也不会这么狼狈,都是因为她,都是拜她所赐。
  其实他自己也不想想,要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婚姻又怎么可能被人左右。
  所以,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自己没有能力造成的。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所以只能怪沈唯一。
  “双儿放心,我不会娶她的,今天即使你不来,这场婚礼也不会继续下去”余蔺温柔的摸了摸沈无双的头发,动作非常轻柔。
  “我余家的大门这个女人不配进”余蔺转过头看着唯一,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而此时的沈唯一,看着那深情相拥在一起的人。
  一手抱臂,一只手叼着烟,一头酒红色的爆炸头,浓粗的眉头,过分浓厚的腮红,大红色的唇膏,脸上其他地方隐隐有粉末掉落,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惨不忍睹。
  双腿不由自主的抖着,一派的屌丝形象。
  无视周围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沈唯一依旧淡定。
  只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可能这火爆的性子早就应该操娘了。
  可是,居然还是云淡风轻。
  而下面的某一处不起眼的角落。
  “哎呦,难道这沈家大小姐改脾气了,今儿个居然怎么低调”男子的声音里全是调侃。
  “南宫锦,你就是太闲了”另一位男子的声音有些冷硬。
  “啧啧啧,墨御,你常年在部队,你是不知道,这位沈家大小姐,可是非常能整事,整个A市找不出几个比她还能闹腾的”。
  “那个余什么的,啧啧啧,风流无暇啊,招惹上这么一个人物”
  南宫锦看着台上的人,脸上全是看好戏的笑意。
  看着身边不解风情的人,摇了摇头。
  而墨御,犀利的眼神直射台上的女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女孩子。
  眼神幽暗,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挺拔的身子却有些轻微的颤抖。
  台上。
  “妹妹,对不起,姐姐对不起你”沈无双突然一反常态的放开余蔺,跑到唯一的眼前忏悔。
  唯一看着那哭的眼泪鼻涕都流在一起的人,往后退了几步。
  眼里全是嫌弃,这哪里是平时温柔贤惠的千金大小姐,这分明就是一个疯婆子。
  “妹妹,姐姐……对不起你”说完还准备跪了下来。
  可是却被余蔺一把拉住了。
  “双双,不要这样,你不欠她的,她这种人,不会在乎的,因为她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余蔺看着沈无双的眼里全是怜爱。
  “可是,可是,妹妹……”沈无双还是在抽泣。
  “乖,别理那种女人,不值得,有娘生没有娘教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句话,令原本安静的人开始暴躁了。
  嘴里吐出一口烟雾,剩下的烟头直接给两人砸了过去,“贱人配狗,天长地久”。
  无视周围的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看着自己对面的人。
  “给你们两个脸了是吧,我没有教养,你特么要是有教养怎么会在与我有婚约的期间和沈无双勾勾搭搭”。
  “都如此不要脸了,还敢来说我,你是把脸舔着的吧”沈唯一可不管其他的。
  “唯一,住口,怎么说话的”一边的沈严看不下去了。
  看着周围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异样眼光,沈严觉得有些难堪。
  “管好你的女儿,一天天哭哭啼啼的,又没有死了妈”沈唯一丝毫不管对方是自己的父亲。
  对于她而言,从小就是没有父亲的,自从八岁她母亲死后,后妈进门。
  她就一直生活在寄宿学校,除了每个月的零用钱。
  一年到头她父亲给她打的电话不会超过两个。
  “她有一个贱人妈,喜欢勾引男人,才生出怎么一个心机婊,抢别人男人”沈唯一看着那柔弱可怜的人没有丝毫同情。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沈唯一捂着脸惊讶的转过头,看着那打自己的人。
  “父亲,为什么,你为什么打我?”沈唯一看着自己眼前的中年男子,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沈严看着自己打人的手,在看看沈唯一。
  “她难道不是小三的孩子,一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不得好死,一个私生女而已,得瑟什么”沈唯一看着周围那些看好戏的神情全然不顾。
  这个人没有资格打她,用她母亲的钱养小三,最后直接带小三进门,气死她的母亲。
  “你理智一点,沈唯一”沈严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懊悔这些年对她的管教。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管,以前你没有管我,以后也不要管,我不需要,她和她的那个小三妈就活该去死”沈唯一说的话有些尖锐。
  “沈唯一,沈夫人那样娴熟温婉的女人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就是有娘生没有娘教的野孩子”余蔺看着人继续讽刺。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庞大的烟灰缸。
  “你给我闭嘴”。
  余蔺的闪躲让沈唯一没有打中,可是沈唯一却不顾形象的冲了上去。
  她的母亲就是她的逆鳞,谁碰她就收拾谁。
  “你才是有妈生没有妈教野种,今天我就教你怎么做人”。
  因为沈唯一的凶悍,周围人都不敢上前将两人拉开。
  而被打的余蔺看着那泼辣的人也开始反抗。
  两人打得如火如荼,场面有些混乱。
  “妹妹,你住手,别打余哥哥啊”。
  “余哥哥,别打妹妹,妹妹不是故意的”。
  沈无双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人,准备上去劝架。
  “双双,不要过来,嘶”。
  “你才是有妈生没有妈教,你才是”沈唯一可不管其他。
  一拳一拳的打在余蔺身上,这个渣渣她想收拾很久了。
  她从小就去练习武术,对付余蔺这种豪门贵公子,绰绰有余。
  而众人看着那直接被完虐的人,有些好笑。
  “看看,A市有几个这样强悍的女人,啧啧啧”南宫锦看着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余蔺笑得非常欠抽。
  可是转过头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而墨御的身影正朝着沈唯一走过去。
  “沈唯一,别太过分”余蔺被打的有些受不了了,握起拳头准备给沈唯一打过去。
  可是拳头到了沈唯一身边却停下了。
  墨御握着余蔺的手,可余蔺脸上却有些扭曲。
  “对女人动手不好”冷厉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放开余蔺的手并一把拉过那打得起劲的沈唯一。
  “你这样会吃亏的”墨御叙说着事实,握着唯一的大手有些不易发觉的颤抖,身子也有些紧绷,那是激动的。
  一一,小丫头,你的墨哥哥来了,你是否还记得我。
  可是,思绪却很快被人打断。
  “沈总,看来沈小姐我们是高攀不上了,婚约就此结束吧”余母上前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心疼。
  “余总,唯一她,唯一她……”他想说唯一还小,不懂事。
  可是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
  “不必了,沈总,婚事就此取消,沈小姐我们余家消受不起”余靖看着自己狼狈的儿子,也是一肚子火气。
  沈唯一看着地上的人,笑得有些张狂。
  “下次再提我母亲一句话,我直接废了你,让你们余家断子绝孙”沈唯一有些得意。
  “余哥哥,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沈无双扶起地上的人。
  “没事”轻声地安慰沈无双以后,转过头。
  “沈唯一,你很好,很好,今天的一切我们以后慢慢算”说完与余父余母走了。
  “沈唯一,你太令我失望了”沈严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有着失望。
  继而转过身走了。
  而那些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人看着好戏也没有了。
  都开始渐渐地走出会堂。
  最后只剩下沈唯一和墨御和南宫锦三人。
  待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南宫锦才从那个阴暗的角落走出来。
  他可不是墨御,常年没有在人前露面。
  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做什么都是需要小心的。
  “放开我”沈唯一看着拉着自己不肯放手的人,出声提醒。
  墨御放开手。
  “女孩子不要这么冲动,自己会吃亏的”墨御皱起眉头看着人。
  沈唯一看着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修长挺拔的身姿,立体的五官,面容俊美,皮肤黝黑却非常健康,只是那剑眉微蹙。
  可是,这些外在的条件掩饰不了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
  “大叔,我的事你不要管,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感激你”。
  “你这样只会把你父亲推的越来越远”墨御看着那尖锐的不领人情的人。
  “呵呵,说的他什么时候和我亲近过一样”沈唯一脸上有些讽刺。
  而现在的墨御显然也不是太了解唯一的情况,不然也不会这样说。
  现在的他就是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就是一个问题少女。
  ------题外话------
  本来想写一个迷妹的,但是珊珊似乎更喜欢屌丝变女神,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是一路暖宠的了,毕竟男主比女主大了十一岁,会带着她成长的,爱是一路不离不弃,一路生死相依,军婚重在坚贞坚持与坚守,喜欢的妞们请果断收藏哦。
  沈丫头,你的墨叔叔到货了,哈哈哈哈哈哈,暧昧温馨搞笑模式开启(^_^)(^_^)

  ☆、第二章 男女授受不亲

  “凡事不能看表面,那是你的父亲,没有必要如此偏激”墨御看着眼前只到自己胸前的女孩子,有些无奈。
  看看她那一身非主流的打扮,满脸的妆容,简直惨不忍睹。
  “关你什么事,多管闲事”唯一看着墨御感觉有些烦躁。
  伸出手摸出口袋里的烟,拿出火机,准备点燃。
  可是烟还没有伸到自己的嘴边,便已经被身边的人抢了过去。
  “你有病啊,抢我东西干什么,还给我”沈唯一看着墨御,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准抽,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墨御看着沈唯一,眉头紧紧地皱起。
  A市的那些名媛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可就是没有见过如此尖酸泼辣的。
  “我什么样子要你管,沈严他都没有资格,你算老几”沈唯一看着人倔脾气也上来了。
  再次拿出烟,拿起火机准备点燃。
  “啪”的一声,火机被打落在地上。
  “不准抽,我说不准就是不准”墨御脸色有些阴沉。
  沈唯一看着人有些生气,整盒烟给墨御砸了过去。
  一边的南宫锦看着这泼辣的小女人,眉头微挑。
  在A市敢和墨御这样的人动手动脚的不多了。
  这位目前还是头一位。
  可是更令人意外的是墨御只是眉头深深的皱起,并没有采取其他手段。
  这让南宫锦有些侧目,他的这个发小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沈唯一看着人,不知道想到什么,眼波流转,走上前,抬起头打量那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人。
  伸出双手,肆无忌惮的搂着墨御的脖子,“哎哟,大叔,不要那么较真么”。
  “人家这不是看见你有些兴奋么,一兴奋就忍不住抽烟”。
  一边说话大腿却开始若无其事的开始缠着墨御的大腿。
  而墨御,对于她明目张胆的挑逗,脸色直接漆黑一片。
  “放手”语气有些生硬。
  “哎呦,不要嘛!这样舒服”沈唯一看着墨御黑的能滴出墨汁一样的脸色,心里忍不住笑翻了。
  只是她现在光顾着得意,忘记自己一个女孩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磨蹭是多么不理智。
  可是这份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
  “是吗?”墨御一反常态的把人抱起,抵在一边的桌子上。
  “这样你觉得还舒服么,要不要找一个地方更深入的交流一下”把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不留一丝缝隙。
  只是墨御脸色却有些冰冷。
  “禽兽”沈唯一看着自己突然和墨御暧昧的位置,心里暗骂。
  只是看着墨御已经有些恼怒的神色。
  沈唯一一把推开人,跳了下来,“不用了,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只是简单的试探”。
  看着那突然之间嬉皮笑脸的人,旁边的两个大男人都有些无语了。
  沈唯一身子后退,待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了,看着前面的人。
  “老流氓,不要脸,老不羞,后会无期”说完以后一溜烟的跑了。
  墨御看着那远去的身影没有阻拦。
  眼里有着无奈的同时也有着不易发觉得温柔。
  南宫锦看着自己好友那有些诡异的眼神和沈唯一的背影,有些惊悚。
  “你这老男人不会想吃嫩草吧!人家姑娘可才二十岁,你这个年满三十多的老男人和人家有代沟”。
  “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墨御看了南宫锦一眼,并没有否认看上唯一的事实。
  “呵呵”南宫锦轻笑一声,也不知道笑什么。
  看着墨御的眼神里都是幸灾乐祸。
  别人他不知道,可是这沈家大小姐传闻都是非常多的。
  抽烟,打架,酗酒,什么不能做的她都做了。
  整个A市的豪门贵公子那个对她不是退避三舍。
  偏偏眼前这一位,还是要自己撞上去。
  不是没事找事么。
  不过,他现在比较期待,这两位到底是谁征服谁。
  墨家虽然是首屈一指的豪门,但是依他看来,只要墨御不是带一个男的回去,墨伯父和伯父就该放心了。
  所以两人不存在门楣问题,就差心意了。
  而一边的墨御盯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沈唯一刚走出帝尊,冷风迎面而来。
  可是她却非常燥热,拍了拍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她二十年来第一次和男的走的这么近。
  感觉有些奇怪,脸会红,心会跳的非常快,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
  摇了摇头,立刻甩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赶紧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A市的夜晚已经开始有些冷了。
  本来想打车的,可是摸了摸自己的全身,一个硬币都没有。
  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家里的司机,可是手机怎么按都不亮。
  “破手机,连你也欺负我,什么时候没有电不好,偏偏现在没有电”伸出手把手机摔了出去。
  手机落地,顿时碎成几瓣。
  周围的人看着那如同街头混混一般的女孩子,都绕着走。
  看着周围的人投注在自己身上那异样的眼光。
  沈唯一嘴角有些苦笑,她沈唯一什么时候怎么狼狈了。
  不过,她又何尝风光过。
  一个人走在宽大的马路边,看着周围的车水马龙。
  看着周围那些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细心呵护的孩子和亲密的相拥在一起的情人,眼里有着羡慕。
  她沈唯一,八岁之气之前是爹妈的小公主。
  八岁之后后妈进门,母亲病死,从此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陪着她的永远都是那些用不完的钱财和寂寞。
  “叭,叭,叭”听见汽车的鸣笛声。
  沈唯一转过头,路虎车的灯光有些刺眼,沈唯一眯起了眼睛。
  不过等着她看清楚车里的人时,没有好脸色的转过头。
  车里的人靠路边停好车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站住”。
  无视那冷冽的声音,沈唯一继续走。
  “我在说一句,站住”。
  沈唯一转过身看着离自己几米远的人。
  “怎么?大叔,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么,可是空虚寂寞冷了”沈唯一看着人脸上全是调侃。
  “往这里左转在右转,哪里可以解决你现在的困难,不用谢”说完准备转身走了。
  可是手腕却被突然抓住,“我送你回家”。
  “呵呵,我稀罕呀,又不是弱智,找不到回家的路,放手,不要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沈唯一开始挣扎。
  仿佛忘了刚刚那个去挑逗别人的人是谁。
  可是即使她练习过武术,又怎么可能和墨御这样在部队滚趴摸打的人相比呢?
  “我叫你放手,你特么谁呀,这么喜欢多管闲事,有病啊”沈唯一气的脸色通红。
  墨御不管其他,冷着脸拉着沈唯一的手,往车里走去。
  “放手,不然劳资喊非礼了,放手”沈唯一拍打着墨御的身子。
  可结果却是,自己的手更加疼了。
  看着那不准备放手的人,沈唯一气急了。
  “来人啊,救命啊,绑架良家妇女了,救命啊”声音一出,周围人的眼神立刻朝这里看。
  “我是她朋友,现在送她回家”墨御拉着人,嘴里的话也不知道给谁解释。
  而那些人看着墨御,在看看沈唯一,没有在驻足。
  可不,墨御身上那身西装,有眼色的人都看得出来,肯定价格不菲。
  而沈唯一那身看不出价格的非主流衣服,把她的整体形象大打折扣。
  人家一个有钱人,没有理由绑架你一个混混。
  所以,沈唯一现在给人的形象就是一个处在叛逆期,不服家人管教的孩子。
  而墨御,肯定就是她的家人。

暂停下载
下载了当前应用的网友还下载了下列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