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pt老虎机注册送体验金>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

推荐网游

小欢喜

分类:

关键字:小欢喜全集电子书免费阅读

小欢喜截图
小欢喜下载介绍

小欢喜全文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百度云资源。小欢喜作者逆波,讲述典型的男主喜欢女主,就会不停地去欺负她,引起女主的注意力,幸运的是他成功了,并且两个人经历波折后终于在一起的精彩故事。本站提供小说txt全集电子书微盘免费下载。

小说简介
当我遇上了人生的挚爱,你无法想象我可以有多么的强大。
高二分文理,冉苒被分到了问题三班,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其他的也都挺好,就是性子忒冷了点……
可是没两天,同学们发现班级大Boss宋承宇老是喜欢“欺负”新同学。
同学们问:“那么多女生,你怎么偏偏“欺负”新同学啊?”
宋承宇痞痞一笑,回答:“有挑战啊!”
不久之后有人亲眼看到,宋承宇和冉苒深情相拥在学校的小树林里……

小欢喜精彩章节阅读
九月的新城秋高气爽,天空碧蓝仿佛伸手便可以触碰到一般。几朵闲云悠悠飘过,全然一副没心没肺模样。
  秋蝉刺啦刺啦声音沙哑鸣叫,就好像被谁扯住了尾巴一般,这是它青春最后的挽歌。
  冉苒无声无息快速收整着书包,生怕落下些什么。
  等一下就要分班了。
  高二开学分文理,原本的班级顺序都被打乱,她之前的班级被拆分的七零八落,她也由五班被重新分配到了三班,二年级三班。
  走进陌生教室时候冉苒有些局促不安,三班仅有极少几个人被分了出去,基本上维持着原班人马。历经一个暑假的小离别,这时候相熟的男生女生正叽叽喳喳聊得热烈。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靠墙站在角落里,木桩子一般。
  直到三班班主任李维新抱着教案走进教室。
  “你是……”李维新托了托架在鼻梁上的金框眼睛,女生有些面熟,知道是这个学期新分配进自己班的,但是不熟悉还叫不上名来。
  冉苒于是只能自报家门:“冉苒,原来五班的。”
  “哦哦,”李维新点了点头,花名册上有这个学生的名字,“五班除了你以外应该还有其他几名同学吧,他们人呢?”
  冉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李维新没再继续追问,而是很快给她指了个前排空着的座位。
  冉苒乖乖走过去坐下,沉重的书包放在桌面上时候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刚才一个人站着的时候她估算过,这次书包负重应该是超过了十公斤。
  冉苒的同桌是个女孩子,白白净净梳高高的马尾巴辫子,看见冉苒眼睛刷的一亮,笑嘻嘻的率先打了个招呼,“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冉苒一怔,嘴角微微抿出一丝淡笑,“冉苒。”
  冉苒是个内向的,性子有些温吞,甚至在别人看来总是显得有几分的冷淡。其实也不是不对,很多的时候她并不喜欢被别人关注,甚至宁愿希望自己能被人忽视。但是这并不是说她不懂礼貌,相反的她是个极为懂礼规矩的女孩。
  同桌女孩显然并不知道她内心的真正想法,满脸的兴奋,小黄雀一般叽叽喳喳不停,“诶,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还挺好听的!哪一个字啊?然然?染染?”
  冉苒不喜欢过多解释,索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将自己的名字打在屏幕上给她看。
  女孩子很快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点头,“哇,原来这两个字是这么读啊,我原来都根本不知道!对了,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出处啊,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这下子可算是难住冉苒了,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究竟是不是有讲究,于是只能又摇了摇头,抱歉的回答了句:“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家里人随便起的吧……”
  “那绝对不可能!”女孩忽闪着大眼睛,特别肯定的说,而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快速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笑眯眯做自我介绍,“其实我的名字才是家里人随便起的呢,一点儿都不上心。我叫薛小谷,姓薛的薛,大小的小,谷子的谷,不是骨头的骨,是粮食用的谷。特别潦草吧!”
  冉苒听了真的有些憋不住想笑了,她轻轻的攥了一下同桌伸过来的手,忽然间觉得这个小姑娘特别的有趣儿。
  薛小谷则用力的回握了她的,叽叽喳喳嘴巴闲不住一般,“从今往后咱们就是同学、同桌了,一定要互相帮助做好朋友啊!对了,你之前是五班的,应该对我们班有耳闻吧?我们班可是大名鼎鼎的……”
  三班?冉苒自然是知道的,一直就知道。其实在知道自己被分配到了三班以后,冉苒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心存抵触的,原因很简单,三班的名声实在是……太奇葩了。
  从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开始三班就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但凡年级里面有什么长脸出彩的事情大抵都是三班的,而有什么调皮捣蛋闹事儿的也都是三班。据说年纪里大名鼎鼎的人物都聚集在这个班里,而且班里的班风也是……一言难尽的。
  薛小谷正卖力给冉苒介绍时候,教室门“啪”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了开,风扇般晃悠了两下,一个手托着篮球的高个子男生出现在门口位置。
  “呦呵,老李头都来了!”男生大咧咧戏谑说。
  讲台下顿时哄笑声四起,班主任李维新一脸薄怒,“还不赶快回自己座位!”
  男生痞痞的笑了笑,嘴里念叨了句,“这就这就,别生气嘛,这心眼小的!”
  薛小谷双眼豁然一亮,激动得几乎要冒出粉红色的桃心出来,“这世上就没有他宋承宇不敢做的,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特别的帅!”
  冉苒顺着她视线方向看过去,很青春帅气的一张脸,眼睛尤其的好看,个头挺高足有一米八,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
  宋承宇……冉苒恍惚记得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前经常听班里的女生念叨,今天才算是一睹真容。
  只不过忽然间,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薛小谷提出了问题了。
  好在薛小谷似乎并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
  等班级里所有的学生都到齐了,李维新这才让新转入三班的同学都走上讲台站成一排,每个人给两分钟的时间做自我介绍。
  排在前面的几个同学都声情并茂,似乎是为了快速融入新集体。
  冉苒平时话就不多,从站在讲台上那一刻起心里面就一直发紧,这个时候更不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轮到的时候很简单的说了句:“嗯,我叫冉苒,是从原来的五班转过来的……嗯……大家好。”
  说完了连忙退后一步给别人腾出时间,整个用时不过三十秒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早已经满是冷汗。
  冉苒觉得自己确实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自我介绍。
  高二毕竟距离高考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加之又刚刚分了班,从学生到老师还都没有那种迫在眉睫的紧张感,就连课程设置都显得相当的人性化。
  新学期第一节 课是班主任李维新主讲的班级建设,先是老生常谈了一些诸如高二一学年非常关键,年底会考考试云云,之后则主要讲了新学年的班级纪律问题,其中特意点名了班上的几名特殊分子。
  第一个就是宋承宇。
  宋承宇挺不服气,大声嚷嚷了句:“李老师可不能心存偏见啊!重女轻男是封建糟粕。”
  话音刚落班里的同学又被他逗得哄堂大笑,就连李维新也绷不住笑了一下,随后连忙绷紧脸严肃说:“反正你小子给我老实点就对了。”
  冉苒见班里其他同学都是习以为常模样,忍不住问了句:“班主任和同学关系挺好?”
  “那是!”薛小谷特别自然回答说,“老李头别看平时装的挺严肃的,其实没比咱们大多少,特好说话的一个人。”
  而后她神秘兮兮凑近冉苒,问:“你猜他多大?”
  冉苒摇了摇头说不大上来。
  薛小谷很快给出了答案,“二十六,年轻吧!高一他带我们的时候硕士刚毕业。”
  “哦”冉苒点了点头,偷偷腹诽了句:难怪……
  一上午的时候飞也般过去,第四堂课下课铃还没响班里的同学就早已经准备好了饭盒,铃声响起的瞬间呼啦啦拼命般的冲了出去,吓得新来的年轻英语老师一惊。
  冉苒向来不喜欢拥挤,等铃声响了才慢吞吞的准备饭盒,慢吞吞走出教室。
  虽然学校外面的小吃街遍布各种美食,不过冉苒还是习惯在食堂解决午餐问题,虽然口味一般般但胜在卫生安全。
  打完饭她找了个靠窗的角落一小口一小口吃自己的饭,饭吃干净了才慢吞吞回了教室。
  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冉苒觉得有些疲倦,索性趴在桌子上决定先睡一会儿。睡觉之前她设好了手机振动。
  然而还没等时间到点儿她就被人吵醒了。
  手指磕碰在桌面上发出的当当当的声音,随后课桌被人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喂,醒醒!”
  冉苒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睡得太沉眼前都是模糊,抬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新来的,叫什么?”
  冉苒一怔。
  男生似乎早就意料到一般,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痞笑,优哉游哉的提点了句:“以后老实点,少生事儿,该懂的规矩还是要懂的。”
  是宋承宇。
  冉苒仰着脖子看他,日光从他背后逆光照射过来,使她看不清他面上表情。
  这时候站在宋承宇身边男生康清卓一把搂上他肩膀,笑呵呵补充说:“小妹妹更是要乖巧,记住承宇是哥,听哥的话有糖吃。来叫声哥听听!”
  宋承宇面无表情淡淡瞥他眼
  “对对,新来的都记住了,进了班先认老大,有承哥罩着谁也不敢惹,都记得认哥懂不懂?!”当即又有人吆喝说。
  冉苒眼角余光看到几个新分进三班的学生连连点头,看来应该是已经认过了哥的。
  她沉默了片刻。
  宋承宇忽然间觉得有趣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于是有意无意的就放缓了声音,拉长了语调,尾音悠悠,“没听到吗,叫哥。”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波波开新文了,希望大家能喜欢!本文日更


第二章 你妹
  “这叫做什么事儿啊,凭什么就要认他当哥,我生日可是比他足足大了四个月呢!不成,简直是欺负人,太过分了!”杨硕忿忿不平嚷嚷着,边说还边攥紧了拳头。
  冉苒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低头走自己的路。
  杨硕是她的同班同学,高一的时候是,现在也是。她知道他和自己在同一个公交站等车,之前从没有一起走过,今天也不知怎么地他就追了上来……
  见冉苒没有回应自己,杨硕越发有些急躁了,一张脸涨得通红,说话时候多了几分的慷慨激昂,“还有居然连女生也不放过,简直太过分了!对了冉苒,我以为你怎么也不会答应的,你不应该啊,真的是没想到,太没想到了……”说到这儿的时候他的面上多了几分的痛心疾首。
  冉苒于是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张帅气、嚣张的脸。
  她心底忍不住笑了下,面上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大家都叫了。”
  “这才让人气愤呢!”杨硕简直要怒发冲冠了,“你说说之前咱们班就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儿!我
  早就听说三班的氛围不好了,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能同意被分到这儿来,简直就是流氓恶势力!还有咱们那个班主任李老师,你说说居然有学生可以当面叫他外号,还有威信可言吗?!简直就是堕落,堕落!不成,我要,我要告诉教导主任,告诉校长,太过分,太嚣张了!”
  冉苒觉得耳边有些聒噪,开始的时候还有一搭无一搭的听他说话,到了后来根本懒得在意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了,只是低着头走路,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走到了公交车站。
  这时候杨硕差不多已经将自己的初步计划设想了出来,“你听我说啊冉苒,我的意思是咱们必须要抵制歪风邪气,但是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那是远远不够的。我的意思是咱们要联名上书,一层层的往上告,告校长不成就告教委,告教委不成咱们就给北京写信,直接写给□□!”
  冉苒伸长了脖子朝公交车开来的方向看,车没等到却看见马路对面人行道上宋承宇单肩斜跨着书包,身边跟着一个女生走过。女生的相貌看不清楚,长长的披肩发却很漂亮,黑亮笔直。
  冉苒的目光有两分的黯淡,高中里长相帅气的男生从来都是很有市场的。
  杨硕没有看到马路对面的宋承宇,依旧大声讲述着自己的联名上书计划。
  “你是不是坐五十二路?”冉苒忽然问他。
  “是啊,怎么了?”杨硕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惊讶。
  冉苒手朝前指了指,简单说了三个字:“车来了。”
  眼见杨硕背着大书包死命往公交车上挤,冉苒这才长出了口气,觉得自己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冉苒家距离学校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乘坐公交车三站地,是一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老旧小区里,六层的红砖楼,没电梯。房子也是最老式的,现在几乎都已经被淘汰了的小两居室,建筑面积五十平方米出头,使用面积将将不过四十平方米。
  冉苒用钥匙开了门,家里面空荡荡只有她一个,换好了拖鞋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书本平摊了一桌子,却半天没看下去一个字,脑子里面翻来覆去都是白天发生的事情……宋承宇、康清卓、杨硕。
  该不会真出什么事情吧?想了想似乎又不管自己的事儿,索性使劲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临近下午五点时候冉苒放在了手中的功课,进厨房从冰箱里找出了买好的菜摘干、洗净,顺便烧了一大壶开水。
  五点半时候房门处传来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冉苒半个身子探出厨房,不轻不重的叫了声:“妈。”
  冉妈点了点头,随手将背包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边换鞋边问:“回来了,新同学感觉怎么样?”
  “就那样吧。”冉苒不咸不淡的说,想到了自己的同桌薛小谷又补充了句,“挺热情的。”
  冉妈“哦”了一声,没多说话。
  冉苒见她洗手进了厨房,便讪讪的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简单说了句:“菜已经都洗好了,就差切切下锅了。”
  冉妈点头。
  冉苒垂下脑袋快速走出了厨房。
  家里面只有她和母亲两个人,两个人这样不咸不淡的生活已经有好几年了,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即便偶尔她也会怀念当初欢声笑语的家庭生活,不过回不去的到底是回不去了,再多说什么也都是没有用了。
  不是世界上每一件事情都有回头的余地。
  吃过了晚饭冉苒帮忙收拾桌子,冉妈抬头认真的看着她,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最近听说有个什么割鼻狂魔,好多人都着了道,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留意着点。”
  冉苒听了就是一愣,喃喃重复了句:“割鼻狂魔?”
  冉妈点了点头,目光之中有一抹的沉痛,“听说是个变态,虽然不直接杀人,但是跟杀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冉苒点了点头,她知道母亲联想到了什么。
  回到自己房间冉苒上网搜索,才输入关键字就查出了满当当一屏幕的新闻出来。
  “新城市日前出现变态割鼻狂人,现在受害人数已经达到……”
  她觉得有些冷,紧了紧自己的外套,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变态。
  临近晚上九点冉苒终于伸了个懒腰,家庭作业都写完了。
  第二天冉苒到校时间不早不晚,走进教室的时候她目光有意无意朝最后几排扫了一眼,班里面那几个混世魔王还没有到。
  同桌薛小谷正坐在座位上吃早餐,杯装的红小豆粥配小笼包子,香喷喷的气味一个劲儿的往人鼻孔里面蹿。
  “早哈!”看到冉苒来了薛小谷热情的和她打了个招呼,随后又快速的往自己嘴巴里塞进了半个小笼包。
  “早。”冉苒简单的和她打过招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整理课本。早自习用的英文课本以及第一节 的语文课。
  薛小谷又快速吃下了一个小笼包,吸了两大口粥,这才问冉苒:“你吃早饭了吗?”
  冉苒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在家吃过了。”
  “这么早!”薛小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学校每天早上七点一刻上早自习,冉苒到校时间也才不过七点钟刚过。
  冉苒简单的笑了笑,没多做解释。
  冉苒每天早晨起床在家吃早饭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即便家里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也并没有改变。早饭是冉母亲手为她准备的,内容简单营养却是丰富,她们两个人都明白对方只是不说而已,每个人也仅仅是将悲痛埋在了内心,毕竟有些事情不说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七点将近一刻宋承宇才懒洋洋的踏着早自习铃声走进教室,校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拉链敞开着,敞胸露怀,里面穿一件深灰色T恤,单肩斜跨着书包。
  一见他进了教室薛小谷就忙活了起来,低头从书桌桌斗里掏出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快速扯掉包裹在最外面的毛巾,露出了藏在里面的透明塑料袋,袋子里面装着一杯赤红色豆粥和一袋小笼包子。
  她高举着塑料袋使劲儿的晃悠,“宋承宇,宋承宇!”
  宋承宇扭过头朝她那边望了过去,一双漆黑深邃的眼,深不见底,仿佛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一般。
  冉苒看了觉得心尖颤了颤,竟是不敢再多看上一眼,于是索性扭过了头去,将自己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桌面上的英语单词表上。
  薛小谷这个时候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子向前欠着手往前够,“宋承宇,给你的早餐,还热着呢。”。
  很快,一双鲜红色的耐克运动鞋停靠在了冉苒课桌前面。
  而后是一道嬉皮笑脸特别欠揍的声音,康清卓的,“哟,怎么就承子一个人的,我那份呢?”
  薛小谷声音清脆:“没有。”
  康清卓:“凭什么啊,薛小谷你这是重色轻友!”
  随后是宋承宇的声音,轻轻的嗤笑一声。薛小谷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大声嚷了出来,“什么时候你长得比宋承宇还帅再说!”
  这下子全班同学都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康清卓碰了一鼻子的灰,沮丧的□□揉鼻头,啐骂了句:“我靠!”
  直到英语老师夹着课本走进教室,室内的喧嚣嬉戏才逐渐淡了下去。
  趁着老师让大家读书的功夫冉苒压低声音问薛小谷,“是宋承宇让你帮他带早餐的?”
  “不是啊,”薛小谷摇头,笑眯眯的比吃了蜜还甜,“你是新来的不知道,宋承宇身边争着对他好的女生多了,能从咱们这儿一直排到太平洋去。我刚才还一直担心他不要呢。”
  冉苒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薛小谷却不肯放过她,贼兮兮的将毛茸茸的脑袋凑近过来,笑眯眯的,“冉苒,你是不是也喜欢上宋承宇啊,不过我告诉你,你要是真喜欢他就必须快点行动,我当然是不会和你争的了,不过别人可就说不准了……”
  冉苒听了就是一怔。
  忽然教室门口方向有男生扯着嗓子让了句,“宋承宇,你妹!”
  冉苒顺着喊声扭头看过去,一张面孔精致美丽,留黑色披肩长发的女孩正婷婷袅袅的站在教室门口。
  正是头一天走在宋承宇身边的那个女孩。
 

暂停下载
下载了当前应用的网友还下载了下列应用